第4章:兵霸(1 / 1)

其实岳阳班长说得没错,指挥排个个是精英。

新兵分配的时候,炮兵连先挑。基本的要求个头在一米八以上,新兵营从高到低排列,如果挑20个,那就是前20名统通拉走。到了连队以后,新兵集训三个月,再把表现最优秀的全部挑到指挥排。

到了指挥排还没完,优秀之中的佼佼者,再由胡志军排长挑选到侦察班。到了侦察班最优秀者担任计算兵,王柯就是侦察班唯一的计算兵。现在明白了,从大胡子田连长、丁指导员到胡志军排长,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王珂的原因。

胡志军排长说完,自己去连部了,而王珂却被说班长岳阳叫住了,“王珂,这一阵我们忙坏了,你倒是在关键时候去住院了,身体复原了吧?如果成立突击队,你得带头报名,听到没有?”

王珂点点头,眼前浮现了一幅场景,轰鸣的拖拉机拉着小麦播种机,而小麦播种机后面的踏板上,站着两个人,正把一袋七八十斤重的麦种,举起来倒在面前的一排漏斗中,漏斗把麦种均匀地洒下,后面再有拖曳的机器挡板,再把土刮过来把麦种覆盖上,隆隆驶过,田垄间扬起一片灰尘,颠簸的播种机上,这两名战士浑身上下全是土,只有眼白和牙齿是白的。

“报告班长,没有问题,我会报名的。”

“报什么名?”门口响起了鲁泽然副连长的声音,他正好走进来。

“副连长好,我们正在讨论报名参加突击队的事。”岳阳班长连忙跳下炕,立正向鲁泽然副连长敬了一个礼。

“哦,你们知道啦?!”鲁泽然副连长笑笑,果然,大胡子田连长找胡志军排长过去是商量此事。

“副连长,真的要报名组建突击队了吗?”岳阳班长问。

“没错,你们排谁报名啦?”

“我们正在讨论呢,王珂说,有一个名额都要让给他。”岳阳班长一指王珂。

“哦,王珂,你这小身子骨行吗?一个来回就要播下去400斤左右麦种,一天十几个小时,要完成七八百亩的播种任务,连续十天。你刚从医院回来,你坚持不下去的,让你们班长报名吧!”

岳阳班长一听目瞪口呆。王珂现在对鲁泽然副连长来说,满满的都是感激,他觉得王珂与自己有缘,如一首歌中唱到的“战友,战友亲如兄弟……”趁着早饭前,他来到指挥排,想找王珂好好的聊一下,他是怎么发现和知道了自己去炸鱼的?而且防患于未然,救自己于危险之中。

所以鲁泽然副连长一听王珂准备报名参加突击队,立刻叫停。

“副连长,帮个忙吧!秋收割水稻我就是突击队员。”王珂言辞恳切,他觉得,能够如愿参加突击队,那是一个机会,如同战场杀敌,舍我其谁?

“不行,不行,这个忙帮不得。王珂,你是我们指挥排的宝贝疙瘩,没有你们胡排长亲口允许,任何人也不会批准你参加突击队。”鲁泽然副连长断然拒绝,再说电话班膀大腰圆,无线班小巧玲珑,怎么轮也轮不到让一个秀才上阵?

“副连长,我可不是秀才。我是一个兵。”平时排里的战士们都爱开王珂的玩笑,说他是连队的秀才。王珂以为副连长鲁泽然也是考虑到他的这个雅名。

“王珂,你要是真想上,现在就到连部去,当面和你们排长和田连长说,看看他们同意不同意?”鲁泽然副连长使了招金蝉脱壳,他心里想,就算你们排长和田连长同意,我也不会同意,今后我要像亲弟弟那样关照你。

“好的,班长我请个假,我到连部请战去!”王珂说完,不等班长表态,立刻转身就跑。

而此时在连部,大胡子田连长和胡志军排长正在商量突击队的人选。胡志军排长明白,好钢用在刀刃上,虽然指挥排是全连的大脑,但现在是秋耕秋种的关键时节,抢时间完成小麦播种,才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。但是三个班的任务都很重,电话班24小时在水渠边看着水泵浇地,无线班两名同志被抽到了师轮训队,剩下的四名战士和侦察班一起负责配合机耕站平整土地,如果抽出四名同志参加播种突击队,困难不小。

“报告!”连部门口响起了王珂的声音。

“进来。”大胡子田连长话音刚落,王珂走了进来,向大胡子田连长和胡志军排长敬了一个军礼。

“报告连长、排长,我来申请参加突击队。”

“你,你不行!”胡志军排长果然一口拒绝,秋种后面就是冬训,全连都要围绕侦察班开展训练,具体地说都要围绕着王珂来进行训练,要是把他累出个闪失,直接关系到全年的训练质量,而且王珂昨天还在发高烧。

“对,你凑什么热闹?不是和你们排长说过了吗,这一周你什么工作也不准参加,先把身体养好。”大胡子田连长也是一口拒绝,因为他昨天目睹了王珂发烧的全过程,至今那张紫茄子脸和那根体温计还在眼前晃动。

播种不仅是一个体力活,更需要高度的责任心。机械化播种一个漏斗就是一墒地,漏播一墒影响一季。

“排长,让我报名吧!”

“不行不行,坚决不行,全排剩下你我最后两个人,也是我上。”胡志军排长摇摇手,语气不容商量。

王柯向大胡子田连长投去求援的目光。

田连长摸着自己刮的发青的下巴,笑呵呵地说:“王珂,不用看我,你想报名,首先要让你们排长同意。”

“回去,回去!以后有什么事在排里面说,不允许隔着锅台上坑,擅自跑到连部来。”胡志军排长虽然言语严厉,但眼神中却有几分欣赏之意。

“是,排长。”王珂敬了一个军礼,转身离去。此时他非常笃定,因为刚刚眼前的场景中,那两个战士中,有一个就是自己。是你的跑不掉,不是你的抢不来。

在王珂的背后,大胡子田连长和胡志军排长交换了一下眼神,这个兵太可爱了。成立秋种突击队的事,刚刚才有个谱,这个小兵听说了,立刻跑来报名,这才是连队未来建设的栋梁,两人眼中都不觉涌出一些惜才与爱才之意。

吃过早饭,连队又集合去了稻场。临走时,胡志军排长把王珂从队伍中拽出来,厉声命令他,“王珂,听好了,命令你在家休息,不许去稻场,不许去炊事班,睡觉。就你这样不让人省心的兵,还想报名参加突击队?”

王珂一言不发,虽然他对场景确认无疑,但他并不知道所看到的准确率是多少?会不会还有变化?现在小心听话就是。

队伍走后,王珂把全排的脏衣服、脏鞋都翻了出来,拿到水井旁洗了起来。洗完衣服刷完鞋,王珂看着门前晾衣架那长长的一排,干啥呢?他想起来,农场场部有个医务卫生所,所长好像对中医也略知一二,不如找所长去。

王珂把门锁好,便朝农场卫生所走去。

农场卫生所离指挥排住的地方有一公里多。走过去也不过是十分钟,两边刚刚收割完的稻田都是一片稻茬。眼下走的机耕路又宽又直。看得王珂心旷神怡。突然他听到一阵小孩的哭声。

“呜哇,呜哇,哇……”

怎么回事,王珂向四周望去,一片旷野,甭说是小孩子,飞个蚂蚱都能看见,路两旁的草已经枯黄,是自己出现了耳鸣吗?不对,他的确是听见了小孩子的哭声。

他站住,凝住神仔细地听,终于又听见了两声“呜哇,哇……”,气若游丝。循着声音,他走到稻田旁边,前面有个枯井。声音就是从这个井里传出来的,难道有人把小孩子扔到这个井里?

王珂大吃一惊,如果真把一个孩子扔在这个枯井里,没人发现,必死无疑。谁会下这样的狠手?王珂走上前,向这个直径近一米、深约三米的枯井里面望去,枯井没有水,口小底大,里面也是黑咕隆咚的。王珂趴在井沿,仔细地向下面凝睛看去,突然,他看见一个十分恐怖的场景。两只癞蛤蟆正在与一条足有一米五的黑蛇缠斗在一起。

白洋淀这个地方蛇多,但特别大的毒蛇不多。而且这个季节已经进入深秋,青蛙、癞蛤蟆和蛇之类,早早地钻洞进入了冬眠。在这个枯井里,同时出现癞蛤蟆和蛇,本身就是一个十分罕见的现象,他们在一起缠斗,肯定是为争在这里的洞穴。

打斗已经进入到你死我活的阶段,让王珂特别惊讶的,倒不是这条两米长的蛇,而是那两只癞蛤蟆,一大一小,其中每一只癞蛤蟆都足有一尺长,大嘴张起来,可以吞得下一个馒头,蛇缠住了其中的一只小癞蛤蟆,但是头却被另外一只大癞蛤蟆紧紧的咬住了,那个被缠住的癞蛤蟆,不时的“呜哇”的叫,原来小孩子的哭声竟然是癞蛤蟆的叫声。

对蛇,王珂有一种天生的厌恶。可是周边竟然一件趁手的东西都没有,只有这个枯井的井口砌的是水泥砖,王珂手脚并用,终于从井沿上抠出来两块砖。但是有了砖又怎么办?井这么深,两块砖扔下去,是砸癞蛤蟆还是砸蛇,王珂一点把握也没有。

想了一想,王珂还是果断地跳到井里,拿起砖头就朝蛇七砸去。

突然跳下来的王珂,让那两只癞蛤蟆也吓了一跳,那只咬住舌头的大癞蛤蟆,赶紧松了口,向一边跳过去,蛇这时也负痛回转头来,张口就向王珂咬过来。

王珂不含糊,两手各一块砖立刻合击,只听“啪”一声,就把蛇头给砸在两砖之间,蛇的身子却紧紧的缠绕上王珂的两只手,王珂手上用力不敢放开砖头,张口就咬向蛇的七寸,腥臭的蛇血立刻盈满王珂的嘴里,吐也没法吐,咽又不敢咽,不知道过了多久,蛇不动了,满嘴蛇血的王珂放开手,嘴里的蛇血不知道有多少流进自己的腹中。

那个被缠绕的小癞蛤蟆也缓过劲来,跳到另一边。两只各有三斤重的癞蛤蟆,四只眼睛齐齐地看着面前的救命恩人,它俩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啥事。?

最新小说: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