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:诧异(1 / 1)

鲁泽然副连长被王珂的神态和话语震住了,但有一件事不解,就算王珂知道自己有这根爆破筒,他也不知道今天是来炸鱼啊。

王珂此时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一句话,他不愿意看到鲁副连长出现意外,所以他拼命地拦住鲁泽然副连长。

不能说自己看到的场景,那眼前的鲁副连长又怎么劝呢。

“副连长,要不然这样,爆破筒你先不拿,你拿一根树棍代替爆破筒,你把船划过去,看看会发生什么?”

鲁泽然副连长眯起眼,看着眼前执拗的王珂,“好,我让你看一下。”说完他让通讯员带着爆破筒下船,自己从湖边随手捡了一根枯柳树干,上船向湖中心划去。划了二三十米,他漫不经心地把树干扔进湖里,向岸边招招手,喊道:“看看就这样扔的,没事吧。”

话音未落,船桨应声而断,掉进湖里,船在原处转了起来。

鲁泽然副连长呆住了,慢慢地惊出一身的冷汗,好好的船桨怎么会断?如果刚刚扔的是爆破筒,今天必死无疑,他诧异,这王珂怎么会未卜先知?

还好,总算够着了那半截船桨,鲁泽然把船弄回到了岸边,一上岸,他就搂住了王珂,“你怎么知道船桨要断的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王珂实话实说,他早晨看到的,只是船桨落在水里。

“那你怎么知道,我和通讯员要来炸鱼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不想让你……”

“不想让我死,是吧?”鲁泽然副连长接过话,一阵感动,王珂一定是老天爷派来的,这相当于一次救命之恩。

真正的朋友,不在于花言巧语,而是关键时刻拉你的那只手。

真正的战友,不在于平时给你多少,而在于他有一颗不论何时都记得你的心。

“副连长,王珂早晨做了一个梦,他跑来找的我。”卫生员于德本在旁边插了一句话。

“做梦?”鲁泽然根本不相信鬼神,但能如此精准地梦到自己出险,也太神奇了。可无论如何,眼前的事,还是让鲁泽然副连长对王珂刮目相看。“好了,我们回去,今天的事谁也不许向外说。”鲁泽然大声地命令。

几个人点点头,原路返回。

路上,无论是副连长鲁泽然还是卫生员于德本与王珂说话,王珂很少接茬,他心不在焉,自己这种另类,很有可能会在连队引起骚动,自己这兵还如何能当下去。

与鲁泽然副连长几人告别,王珂很懊恼地回到机耕站,指挥排还没有起床。王珂洗漱完毕,就向炊事班走去,他去帮厨。只要有时间,他都会来到炊事班,帮助切菜、淘米、挑水,清理炉渣。炊事班长周大光也是同年兵,做得一手好菜,加上本人超级能吃苦,入伍第二年,现在已是班长。

昨晚加班,今天吃两顿。十点吃早饭,现在还没有到八点,所以只是刚刚准备。周大光一看王珂来了,“你有病啊,这么早就来?”

王珂满腹心事,也没理他,先是挑上桶,帮助炊事班把水缸挑满,然后开始捅开炉子帮助烧开水。看着红红的火苗,他陷入了沉思。

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怎么会对过去,对未来都能有一些感知,难道是昨天药吃得?剩下的7粒药有一粒被卫生员于德本拿去研究了,还有6粒自己得收好,千万不能弄丢了,更不能再乱吃。

“王珂水开了,熄火,把水灌到保温桶里,来帮我们做馒头。”周大光在喊。

王珂铲了几铲湿煤压住火,打开了炉膛,然后去洗手、灌开水。做完这一切,他默默地走到案板前,卷起袖子,准备和面。

“王珂,你的烧退了吗?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,不知道什么时候,大胡子田连长来到了炊事班。

“报告连长,完全没有事了,我来帮厨。”

“我知道。但是你今天不许上班,继续休息两天。”大胡子田连长看到王珂的脸,已经从紫茄子色恢复了正常,而且油腻已经不见了。看见王珂卷起袖子,大胡子田连长又说:“你不用帮厨了,你回去,等你们排长起床后,喊他到连部去。”

“是。连长,我和完面再去吧,他们现在还没有起床呢。”

“回去,指导员让你写的检查写完了吗?没写正好回去写。”大胡子田连长根本不让王珂有讨价还价的机会。

“好吧。”王珂放下袖子给连长敬了一个礼,转身回排里去了。

指挥排一共三个班,分别是侦察班、电话班、无线班。排长是齐鲁人,姓胡,叫胡志军。王珂所在的侦察班班长就是本省人,姓岳,叫岳阳,号称自己是岳飞之后。

回到排里,大家都还没有起床。王珂蹑手蹑脚把洗脸盆都拿到宿舍外面一字排开,然后分别打好洗脸和刷牙的水,这才到排里唯一的桌子上,拿出信纸开始写检查。

写什么呢?写不该从医院偷跑回来,写吃错药,写不该到草垛那睡觉?王珂不知道该从哪里下笔,忍不住回过头来向排长胡志军的铺看去。

排长胡志军此时睡意正浓,丝毫没有感觉到王珂在看呢。

看着排长胡志军,王珂的眼中浮出了一个场景,有一个老先生拉着排长胡志军的手,似乎在说什么东西,王珂侧起耳朵想听两人在说什么?结果什么也没有听清。但是他最后看清楚了一件事,那个老先生递给了排长胡志军一支毛笔。好像是让他多练练毛笔字。

再仔细地看看排长胡志军,这回又换了一个场景,排长胡志军竟然站在一个几百名战士的方队面前,正在讲话。说的什么,还是听不清楚。

王珂摇摇头,赶紧还是先把检查写好。

王珂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,终于把检查写好了,其实他相信,丁指导员连看都不会看这份检查,就是走个形式。他知道这些连队领导都喜欢自己,自己一定要当个好兵,目标就是有一天也能像排长胡志军一样,穿上干部服。美国巴顿将军说的好,不想当将军的兵,不是好兵。眼下不会写检查的兵,也不是一个好兵。

王珂写好检查,轻手轻脚地来到屋外。机耕站没什么活让他干,他围着屋子转了一圈。昨天他和卫生员于德本说,自己看到现在的机耕站原来是个马厩,后面还有池塘,池塘的马粪下面有许多甲鱼、黄鳝、泥鳅之类,不会是错觉吧?

机耕站是看不出来什么的,但后面池塘和马粪,如果有一定会有迹可循。可是到了屋子后面,却让他大失所望。远远望去,后面栽的是几棵树,树下面是一片生机盎然的草地。王珂不甘心,返身回到工具库,取出一把铁锹,到屋子后面乱挖起来。挖了两锹,下面挖不动了,软软的似乎是草,又似乎像海绵,反正就是挖不动。使劲再挖,竟然真的挖出一团棉絮状的碎草末,啊,是马粪!

难道自己不是幻觉?真的可以感知过去、感知未来!自己的脑袋被那几丸药,排出毒素激活了?这太不可思议了吧?

下面的马粪很深,向下探探,至少有一米以上,而且湿乎乎的很难挖。

王珂停下手,用锹把刚刚挖的坑填平,此事,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包括卫生员于德本。

王珂回到排里,此时,排长胡志军已经起床。

见到王珂进来,胡志军排长立刻从炕上坐起来说:“王珂,你的烧退了没有?昨天,连长、指导员都和我说你发了高烧,一大清早怎么不休息?又去干什么了?”

胡志军排长也是特别的喜欢面前的这个兵,前天晚上听说王珂从医院回来,但吃晚饭时,却没有看到他,第一时间他就向连长报告,并且安排人去找。结果找了大半夜,直到昨天晚上才找到。大胡子田连长告诉胡志军排长,“不要再批评,这小子的脑袋瓜子可能都被烧坏了,烧到42度,简直是吓死人了。”

王珂双腿一并,立正站好。“报告排长,我已经全部好了,另外连长让我通知你,起床马上去连部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过去。你不要乱跑,在宿舍好好休息。”

“知道了,排长。”

王珂说完,转身就走,他去连部送检查。

“回来回来,王珂,你又要干啥去?”胡志军排长问道。

“报告排长,我到连部送检查去。”

“你不用去了,我给你带过去。你到隔壁去看看你们班长起床了没有?”

“是。”王珂打开门,去了隔壁房间。胡志军排长和无线班住在这边,侦察班和电话班住在隔壁,胡志军排长觉得王珂手脚勤快,便让王珂住到他这个屋,相当于当半个通讯员使用。

不一会儿,侦察班长岳阳跟着王柯进来了。

“排长,你找我。”

“是的,你们班的王珂,连长、指导员指示,从今天起不准他参加工作,静养一周。昨天他高烧到42度的事,你听说了吧?”

岳阳一听就说:“排长,你搞错了吧!这小子跟个猴子蛋似的,到处乱跑,哪像个发烧烧到42度的人。”

“就你废话多,服从命令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另外,马上就要秋耕秋种了,我估计连长找我过去,就是商量要成立一支突击队的事。主要是在得有人,站在拖拉机后面播种。这活很脏很累,一天下来连饭都吃不了,我去年参加过一次,正常人受不了。”

“排长,咱们都是连队的精英啊,推给他们炮兵排去吧!”

“滚,这是你当班长说的吗?”胡志军排长嗔怒。

最新小说: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