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三十五 魏衍来了(1 / 1)

她朝前逼了两步:“我也熬了一夜了,够意思了,早说了愿赌服输愿赌服输,现在输了钱,你跟我这儿不服呢。想赢钱的时候我没见你是这态度啊!”

众人被盛夏手里的剑吓得一惊,这是恼羞成怒了?

突然,不知从哪冒出个声音大喊着:“大家听听这几个人的口音,明显就是外地来,他们是串通好来骗大家钱的,大伙别愣着啊,快去报官!”

众人好像突然找到了主心骨,瞬间恍然大悟。

有几个慌慌张张的把腿就往出跑。

我凭本事赢钱,怎么就成了团伙作案了?

盛夏气的不轻既然都这么想,那不如就做给你们看吧。

今天谁也别想出去!

她提着剑,大喝一声:“魏右,把门给我锁了!”

魏右道了一声“是”,一个后空翻朝门口飞去。

然后,没了动静。

……

这种时候能掉练子吗?

气势能输吗?

盛夏还提着剑与众人僵持在哪,就听见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:“你,你们是,什么人。”

她回头望去,魏衍正气宇轩昂的朝那人缓缓逼来。

他身后是一片整齐待命站的笔直的士兵。

他怎么来了?盛夏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眼色。

魏衍紧了紧护腕上的绳子,身上是藏也藏不住的杀气。

那人被他刀似的目光吓得哆哆嗦嗦朝后退去,魏衍并没打算善罢甘休。

反而步步紧逼,他够了勾唇,语气格外冰冷:“不是报官吗,我就是官!”

那人吓得两腿一软,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客栈里都是些小商小贩,市井百姓。

谁也没见过这种阵仗,一时间都有些害怕。

全场哑然。

魏衍看了盛夏一眼,确认她没事儿。

这才环顾四周,神色不屑:“还有谁要报官?”

众人哪里还敢说话。只剩下怯懦慌张的眼神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这时,江际扬从魏衍身后走了上来。

他看了看这几十个神色各异的人,叹了口气。

高声喝道:“还不散了是等着被抓吗?我看不如把这围了,所有人全部按妨碍公务罪论处怎么样?”

众人被他这么一吓唬,争先恐后的朝外面跑去,顿时鸟兽散。

魏衍看着站在原地手里还死死攥着剑柄的盛夏,冷笑了一声:“怎么,准备和我过两招?”

完蛋了,完蛋了,魏衍要知道她聚众赌博,那岂不是......

想到这儿,盛夏急忙丢了的朝着魏衍扑了上去,一头扎进他怀里。

委屈叭叭:“殿下,你可算来了,他们以多欺少,欺负我一个弱女子......”

魏衍不语,以多欺少他看见了,这弱女子他还真是没有发现。

盛夏见他没反应,抬头看他,软糯糯的叫了一声:“殿下?”

魏衍也不理她冷冷的看着魏右。

魏右才把那剑捡回来收入鞘内。

见魏衍正盯着他,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忙手抱拳喊了一声:“殿下!”

魏衍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:“我让你看好她,你就是这么看的?”

魏右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江际扬见情况不妙,笑眯眯的走上前来。

两手一拱,冲盛夏行了个礼:“在下江际扬,久违王妃大名。”

最新小说: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