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零二 一起吃鸡啊(1 / 1)

满脑子情情爱爱,简直不可教也。

盛夏一路飞到山底下,觉得自己身轻如燕。

忍不住带着一脸的洋洋得意,慢慢悠悠的朝着魏衍住的地方走了过去。

半道儿上,路过一户农家,见大门敞开着,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几眼。

眼下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有人都装没人。

这家怎么还敞开大门,反其道而行之呢。

盛夏看了半天。

只见不大的院子里晒干菜的架子倒在地上。

枯菜叶子扔了一地。

还有几个废弃的麻袋,看起来一片慌乱。

不会是被人打劫了吧?

想起魏右说的马帮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掉头就走,只是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。

几声鸡叫从院子里传了出来。

盛夏忍不住又折了回去,躲在门后面溜着看了半天。

确定里面没人这才壮着胆子走了进去。

寻着鸡叫声,顺利的找到内个被架子挡住的鸡窝。

看样子主人应该是跑了很久吧。

盛夏想了想,对着鸡窝咽了咽口水。

她蹲下身子朝里望去,两只肥嘟嘟的老母鸡也正朝她望着。

眼下可是特殊时期,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吃肉了。

盛夏急忙把手伸进鸡窝,想要掏出了那两只鸡。

谁知那鸡也是饿极了,看见盛夏的手,上去就狠狠地啄了一口。

盛夏“妈呀”一声,就坐在了地上。

两只鸡扑腾这翅膀就挣扎着飞了出来。

盛夏搓了搓被啄的生疼的手。

怨怼的看着那两只杂毛老母鸡。

拿起手边扔着的菜框子,就冲其中一只扑了过去。

鸡也不傻,看见盛夏就连跑带扑腾。

盛夏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抓住这两只身手矫健的鸡。

她低头看着手里的鸡忍不住浮想联翩,这俩货八成是魏衍失散多年的兄弟,又凶又恶的。

不炖了都对不起自己的纤纤玉手!

不过这种好事可不能独享。

得带上入画和盛平他们几个。

回去的路上,她看着手里的鸡,心里那叫一个美。

忍不住琢磨起哪只炖汤,哪只红烧的问题。

可走着走着,就没出息的停了下来。

眼下魏衍身体虚弱,更是需要补身子,身子好了病才好得快。

她心里挣扎了几下,失败了。

还是提着鸡折回了那条通往魏衍去处的小路。

今天天气不错,不冷不热微风不燥的。

魏右正和江兮月坐在院子里摘菜。

就听见有人敲门。

魏右扔了手里的菜一路小跑去开门,他打开门伸头一看。

原来是盛夏回来了,看着盛夏满头的鸡毛。

魏右硬是憋住了笑,先把人请了进来。

见盛夏进了院子,魏右这才开了口:“我就说王妃怎么会抛下我们家殿下呢,原来是找吃的去了。”

江兮月见盛夏又回来了,扔了手里的野菜:“两天了,才抓住这么两只鸡,还真是为难你了。”

说完扭头回屋去了。

对江兮月的冷言冷语,盛夏到是一点也不在意。

她冲着她的背影兴高采烈的喊了一句:“兮月妹妹,待会出来吃鸡啊!”

回应她的是“砰”的关门声。

盛夏冲她的背影撇了撇嘴。

她举起两只手,仔细观察着。

右边这只更大一些,一看就是下蛋的好手,左边这只相比之下就有些瘦弱了。

最新小说: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