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零一 旧疾当愈(1 / 1)

盛夏狐疑的看着他:“你先说这是什么?”

容与瞥了她一眼:“让你吃你就吃,吃完了瓶子还我,那瓶子可贵着呢!”

盛夏看着手里的瓶子犹豫了一下。

能用这么金贵的白玉兰花瓶装,十有八九得是个宝贝。

好马配好安的道理是个人都明白。

她打开盖子,到出一颗来,塞进嘴里咽了下去。

有倒了倒,发现没了。

真是扣扣搜搜,多一个都不给。

盛夏抬手把瓶子丢给了容与。

容与接住瓶子宝贝似的踹进怀里:“半个时辰之后,你再试试手脚!”

说完丢下一脸莫名其妙的盛夏走了。

这下盛夏可后悔了,别是又下了什么毒吧。

她越想就越是心慌,开始还急得抓耳挠腮。

后面就只剩下了蔫头耷脑,坐在树下闷闷不乐。

半个时辰后。

容与从房里出来,见她一动不动像个石像一样。

脸上还带着一种壮士赴死的悲壮,突然觉得好笑。

揶揄道:“还坐着?来来,给我试试药!”

嗯?试试药?

难道他没下药,这么一想盛夏感觉自己好像又行了。

更着身心都舒畅了许多。

容与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贪生怕死!”

盛夏抽了抽嘴角,大义凛然:“你不怕?”

容与懒得和她计较:“赶紧的,试试手脚!”

盛夏这才站了起来。

煞有介事的活动了一下。

然后一脸莫名的看着容与:“手脚没毛病啊!”

容与见她如此不可教也。

抬手一掌劈来,盛夏闪身躲避,奈何容与又是一掌,这才躲过一掌,见他又来躲闪不急,只好与他正面打过。

三招之后容与这才停了下来。

盛夏想起马上要犯心疾,眼里带着仇恨,怒道:“你有病啊!”

容与一脸笑意的看着她。

盛夏捂了半天的心口,奇道:“不对啊,怎么不疼了?”

心疾居然没犯啊,往日只要稍一动手立马就有反应,今日居然一点儿都不疼?

忍不住大惊失色:“卧槽,我这心疾好了?”

容与冷笑两声:“什么狗屁心疾,你是血管堵了!”

容与先让她整整跑了两天山,让她全身的血液不停的加快流动。

又给她吃了一计打通经络的猛药,硬是把堵了的血管全部冲开。

盛夏喜道:“厉害厉害!”

容与得意洋洋的回了一句:“现在你的毛病被我给治了,终于可以想打谁就打谁了。”

盛夏挑了挑眉,这是什么奇怪的想法?

想打谁就打谁?

盛夏一点也不想打人,能动嘴绝不动手。

容与幸灾乐祸的看了她一眼:“还不谢谢为师。”

盛夏抱拳道:“徒儿谢谢师傅!”

容与的意洋洋的抬了抬手:“行了,不是我说你,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,还是得好好练啊!”

盛夏不以为然:“三脚猫就挺好。挺好。”

她才懒得练什么武功心法,有那时间不如开个连锁店,踏踏实实的发家致富。

容与收敛了神色:“这下你去找你的情哥哥就方便多了,我也不用天天抗你了!重死了!”

提到魏衍,盛夏猛地一拍头。

慌慌张张就朝山下跑去。

这都第三天了,也不知道魏衍怎么样了。

容与见她这副冒冒失失的模样嫌弃的摇了摇头。

最新小说: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