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 魏衍发火(1 / 1)

要是能攀上了魏衍这门亲事,那他们江家的地位也算是根深蒂固了。

魏衍点头示意,两人一前一后朝宫里走去。

江丞相见魏衍今日心情好像不错,想必是不知道昨晚盛夏在醉春园的事。

他故作关心道:“昨日听闻王妃喝的烂醉如泥,不知今日可好些了?”

魏衍好奇的看着他,盛夏喝多,这江风是怎么知道的?

江风冲着魏衍礼貌的一笑:“听家里的下人说,王妃昨日重赏了唱曲儿的小官儿,喝的烂醉如泥,最后还是被一个丫鬟硬拽回去的......”

听说就听说,还听下人说,那下人都知道了,岂不是已经传遍街头巷柳了,那还了得?

魏衍听完这一番话,一张脸瞬间阴沉了下来,眼里的森森杀气暴露无遗,当是被气的不轻。

江风看着魏衍怒气冲冲的转身儿走了,表面一脸担忧,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冲他的背影故作担忧状:“王爷您怎么说走就走了,这朝......”

魏衍冰冷的语气传了过来:“今日告病!”

说完出了宫门,上马怒朝王府奔去。

魏左魏右见事不势,一路穷追猛赶却始终落下半截。

盛夏正在躺在凉亭里的红木摇椅之上兴致勃勃的扒橙子吃。

忽见走廊下一个杀气腾腾的身影快步朝她走来,后面追着上气不接下气的魏左和魏右。

她一眼就认出是魏衍回来了,急忙上前,脸上洋溢着如花的笑容。

热情道:“殿下,您今天这么早啊!吃个橙子不?”

魏衍抽出腰间的长剑,剑锋一闪,直接架在了盛夏的脖子上。

盛夏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觉得脖子上一阵钻心的疼痛。

一滴血落在了青石板的石逢之中。

盛夏呲牙咧嘴的喊着:“疼,疼疼疼疼......”

见魏衍动了真格的,魏左魏右慌忙单膝跪地:“殿下,使不得!”

盛夏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,只知道自己要是在动一下,即刻小命不保。

入画还算聪明,她看着这惊心动魄的场面,脑海里瞬间就浮现昨日之事。

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石板上:“王,王爷,您千万别怪小姐,是入画的错,和小姐没有关系!”

魏衍不不屑的“哼”的一声:“堂堂王妃,跑到醉春园内种地方听曲儿也就罢了,居然还名目张的与其他男子来往!真是不知羞耻!”

天地良心,她可真没来往啊。

盛夏从没见过魏衍如此,他虽然一直对她喊打喊杀,却从来没伤她分毫。

如今就拿着一把剑,架在她脖子上,只要她敢动一下,分分钟就要了她的小命儿,她心里除了害怕就是愤怒。

入画见小姐的脖子已经出了血,心里一急,眼泪跟着就掉了下来。

她跪在地上:“王爷,是小姐为了让入画开心,才让入画赏了那小官儿,银子是入画赏的,和小姐没有关系。”

魏衍看着她,眉毛一挑:“哦?那你的意思是,昨天喝醉的也是你了?半夜和我说话的人,也是你吗?!”

入画被魏衍这么一吼,吓得直哆嗦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最新小说: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