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一 讨厌的林婉儿(1 / 1)

盛夏虽然没听见,可入画却听的清清楚楚,并且觉深觉刺耳。

她抬头朝说话的方向忘了过去,不看不要紧,一看更是气不打一出来,真是巧了,又是昨天说三道四的疯婆子。

得了一次便宜,这还没完没了了。

她抡起袖子破口大骂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哪里来的烂苍蝇成天嗡嗡嗡的,有事没事就嚼人舌头!”

盛夏还手忙脚乱的从书箱里往外拿书,被入画着一嗓子直接给震懵了。

她抹了一把脸,生无可恋的看着入画,姑奶奶,现在是出气的时候吗?

这不是添乱么。

林婉儿还以为说话的人是盛夏,她冷笑了一声正准备回嘴,转脸一看说话的居然是一个丫鬟。

脸上的表情瞬间难看了几分。

她指着入画的鼻子,狠狠骂道:“你不过就是她盛夏的一条看门狗,什么东西啊,主子还没发话,就敢上来咬人?”

盛夏本想赔个礼道个歉,就算完事儿了。

可她居然骂入画是看门狗,就算是打狗,那也得看主人吧。

她一脸迷茫的看着林婉儿:“这位姑娘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听见正主说话了,众人都莫名的有些紧张。

好戏终于要开场了,一张张好奇的脸都忍不住往这边瞅了过来。

这下林婉儿更得意了,她白了盛夏一眼,笑声轻狂:“我说她不过就是你的一条狗,怎样?”

盛夏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,“不,不是这句!”

这一问林婉儿到有点摸不着头脑了,她还从来没见过吵架还问上一句的,这人脑子有病吧。

见林婉儿不说话,盛夏又扭头看入画,好奇道:“你刚才骂人家什么了?”

入画也后悔自己嘴太快了,看这情形是又给小姐惹麻烦了,头一低不敢说话了。

盛夏见她不语,追问道:“我问你刚才骂人家什么了?”

入画见小姐揪着不放,吓得大气而也不敢出,头垂的更低了些。

盛夏有些着急了,喊了一句:“说话呀你。”

看来站王妃也不过如此,这还没开始就准备息事宁人了,真是太没劲儿了。

有几个好事的又是摇头又是砸吧嘴的,好像很惋惜的样子。

入画被盛夏这一嗓子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了,低着头,结巴道:“烂,烂苍蝇。”

盛夏嘴角一斜,漏出一个满意的微笑:“那你和个苍蝇你较什么劲呢!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!”

明明挨骂的是入画,可怎么听,怎么都像是在骂林婉儿啊!

没想到剧情有重大反转,有人憋不住笑了起来。

林婉儿气急败坏的喊道:“盛夏!你骂谁是烂苍蝇呢?我看......”

话还没说完,台上的张太傅终于坐不住了。

他手里的戒尺狠狠拍在了桌子上:“看什么看,都给我闭嘴,这是私塾!”

见太傅不悦,绿茶夏立刻上线,她恭敬的朝着张太傅行了礼。

低着头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:“太傅,都是盛夏的错,是盛夏来晚了,惹的这位妹妹不高兴,盛夏愿意抄道德经一百遍。”

说到底是这林婉儿先闯的祸,要罚两个人谁都逃不过,张太傅正准备开口。

林婉儿又不乐意了,双手叉腰,不屑的瞅了盛夏一眼:“真够能装的!”

看见林婉儿不但不知错,还变本加厉,没完没了,张太傅黑着一张脸,将手里书狠狠摔在地上。

怒气冲冲的瞪着林婉儿,大声斥道:“你还有完没完!这么能说,回去把道德经抄三百遍,什么时候抄完了,什么时候再来听学!”

说完,背着手怒气冲冲的离开了。

众人又是一片唏嘘,看样子,今天是要提前下学了,所有人都收拾了东西陆陆续续的叹息着离开了。

林婉儿又扭头看盛夏,见她正幸灾乐祸捂着嘴和入画窃窃私语着,恨的牙直痒痒:“凭什么我抄三百遍,你抄一百遍!”

盛夏一脸无辜看着她:“嗯?这位小姐是听错了吧,刚才太傅没有说要我抄啊,好像只说......”

说到这,她学着张太傅的模样喊道:“林婉儿抄三百遍道德经,抄不完别来听学!”

旁边的入画看着小姐学的入木三分的样子,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就连一直默不作声的江兮月也忍不住抿着嘴笑了一声。

林婉儿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该死的盛夏给坑了,咬牙切齿的朝这盛夏冲了过来。

盛夏看着张牙舞爪的林婉儿,冷笑了一声。

她俯下身子把刚拿出来的书本在装回去,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:“打架你根本不是个儿,还是赶快回家抄道德经去吧。”

要知道,盛夏的凶悍是出了名的,真要动起手来,五个林婉儿怕也只有吃亏的份儿!

林婉儿也明白这一点,毕竟盛夏是个惯犯。

她气鼓鼓指着盛夏:“你给我等着,我姐姐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盛夏看着旁边的入画,不屑道:“她姐姐是谁啊?”

入画急忙答:“回小姐话,是越王妃。”

盛夏摇了摇头,嘴染上一丝笑意:“我以为是什么狠角色呢。”

“你......”林婉儿还想说什么。

盛夏见江兮月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私塾,急忙把书箱一合,抓起带子追了出去。

“兮月妹妹,你等等我。”

江兮月无奈的停下了脚步:“和林婉儿没吵够?来我这撒气来了?”

盛夏含笑道:“不不,妹妹你误会了。”

说完把自己那支狼毫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递给了江兮月:“这是我前几日寻来的,可惜自己学艺不精,怕可惜了这么好的笔,不如妹妹留着用吧?”

江兮月眼皮也没抬一下冷声道:“你我非亲非故,我们如今这样不是挺好的吗?”

盛夏知道江兮月最是喜欢收集好笔。

她不收,这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自己不想和她走太近,也不需要她这么个朋友,说难听点儿,压根儿不想搭理她!

盛夏硬着头皮继续笑道:“妹妹你就收下吧。”

江兮月理也不理,玉珠般的眸子不耐烦的看着前方。

盛夏见她还是不收,脸上有些难看,用尽乎哀求的语气道:“收下吧。”

“收什么收啊!你当我们小姐是要饭的?别想一支破笔就来和好!”春桃见盛夏还在纠缠自家小姐,忍不住数落了一句。

最新小说: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