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:探洞(1 / 1)

把这只白龟放在旁边一侧的水桶里,王珂第一个想到要把它送给一个人,严格说是把它托付给一个人,那就是吴湘豫,让她帮自己养。

而且这件事不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,千年乌龟一定有灵性。

接下来开始清淤。动作真的很快。安全架下降了三五次,竟然很快清下去有十一二米之多,等到半夜时分,下面的底还是没有清到。

再清,抽水机的水管也不够长了。至此结束吧!

请示完鲁泽然副连长,众人开始先后吊了上去,接下来,拆安全架、拆电机,把最后一批工具都吊上去,最后只剩下井下的电灯,还有王珂和胡言楼两个人。

“胡言楼,你先上去,和副连长说一下,我去看看那个洞,我一会儿就上来。”

现在那个洞口离井底已经有十来米高。

“好,班长,你小心一些。”

胡言楼系上绳子,慢慢地吊上去了。等绳子再下来,王珂带上自己那把军用匕首和小马灯,背上自己的挎包,里面装着的是千年的白龟。手里拿着电灯泡和一卷电线,慢慢地向上吊,等到了洞口,他一荡,两条腿插进洞里,他向下抻抻绳子,上面停止了绞拽。

王珂把身上的绳子解下来,把自己的挎包和雨靴等捆系在绳子上,带着电灯和小马灯向里面出溜。

里面的洞穴越来越大,而水声也越来越响。在电灯的照耀下,王珂惊奇地发现这个洞不是天然的,而是人工凿出来的,除了底下有些湿滑,上边和周边还比较干燥,缓缓向下的洞壁上,竟然还有一些人为刻画的箭头。

接着,这些洞穴竟能够半蹲起来,王珂一手拿着电灯,一手放着电线,估计向前走了有七八米,下面有个台阶,他用灯向下照了照,下面一米多高,竟然是一条地下河。

而河里,在灯光的映射下,竟然有许多银色的小鱼。

洞穴此时豁然开朗,足有十几米高,洞穴上面垂吊着各种钟乳石,狰狞可怖。而地下河水流充沛,正缓缓地向前流动。怪不得屯留村打井打不出水,原来大山底下,有这样一条地下河。而古人却从来不贪,让多余的泉水又通过这条河,还给了大山。

此时电线还有十来米,他顺着地下河向前走去,恍然间,他发现有个石屋,离河面有二米之高,十几阶台阶直接通向这个长方形的门。“这里不会藏有宝贝吧!”

王珂放下马灯,举着电灯走上台阶。一进石屋就发现一具骷髅。而里面确实放了几口箱子,早就腐烂,里面的东西滚落一地。大多数都是一些刀币之类的古钱币,只有骷髅旁边有一堆几乎完全朽烂的简牍,旁边还有一个油灯状的东西,已经瘫成一堆泥。用灯光照了照简牍,依稀可见的几个文字,自己一个也不认识。

王珂默默地蹲下来,看着这个骷髅,心中充满着无限的敬意。此人一定是当年的燕国荆轲后人,在默默地看守着这些财富。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而屯留村的人,谁又会想到在地下一百多米深,还会有这样一个燕国祖先,死在地下书旁,不愿出井苟活。

他捡起一枚刀币,起身想走,忽然他看到此人胸骨前有一块乌黑发亮的东西。

王珂捡起来,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,原来是一块深墨绿色的石牌。上面小孔很粗大,已经看不出来拴石牌的材料,但主人如此珍惜,一直佩戴于胸前,想必也是一件宝物。

王珂拿起这两样东西装进自己上衣口袋,迅速起身,下了台阶,拎起马灯,再一次环顾了一下这个天然的大洞穴,赶紧向回走。上面的人一定是等急了。

顺着原路,他来到刚刚进来的洞口,抓紧拴起麻绳,背上挎包和雨靴,固定好小马灯,这才拿起灯,向井口晃晃,又抖抖绳子,此时下面的井水已经渗得很快,已经快接近自己所在的洞口。

上面的水井辘轳,开始慢慢地向上绞着绳子。

在上来的时候,王珂已经打定主意,不再谈及井里的一切,不再提及那具骷髅和那几堆燕国古币。这将成为终生的秘密,他不想有人再来打扰那具本该安宁的灵魂,让他继续守护着屯留村,守护着那条地下河。

“辛苦,辛苦。”刚露出井沿,鲁泽然副连长便伸手过来,抓住王珂的手。

“班长辛苦,班长辛苦。”井口其他战士一齐欢呼起来,还有村长等一干老乡。而井边清理出来的木桶、铁桶,陶陶、罐罐和那些绳子,几乎堆成一个小山。

王珂嘴角露出了笑容,他特别的朝新兵胡言楼看看,因为他知道,自己成功地阻拦住他生命的脚步,能够让胡言楼能成为此生的战友,而不是阴阳两隔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周日早晨,当缓过劲来的王珂率领全排,来到深井旁,准备清理井口边淘出来的垃圾时,才发现,如山的垃圾已经所剩无几,其中陶陶、罐罐和那些破木桶、破铜桶,早就被闻讯赶来的村民,请回家供了起来,这毕竟是老祖宗埋在井下千百年的东西。不说是古董,也是吉祥物,岁岁(碎碎)平安嘛!

屯留村彻底解决了饮用水的问题。

说来也怪,自从淘了井以后,老天爷连日阴雨绵绵,下个不停,驻训不得不停下来,改成原地学习。

王珂便向排长胡志军请假,搭乘送工兵连那位班长回去的车,准备去一趟师医院,同时去取家里寄来的一千元钱。

在解决屯留村吃水的问题上,王珂不仅成为屯留村的英雄,也成了全连茶余饭后的谈资。尤其是大嘴巴宋睿民,把井底的所见所闻,加上他自己的描绘与揣测,说的是天花乱坠。搞得全连官兵都知道指挥排侦察班,完成了一次惊险无比的地下百米作业。

但是屯留村的老乡们,却真的写了一封感谢信,摁上全村几百个手印,寄到师部,把炮兵连驻训期间为驻地老乡解决饮水难的问题好好地表扬了一番。

为此师专门发了一个通报,对炮兵连通报嘉奖。对副连长鲁泽然和侦察班全体战士予以通报表彰。结果太行日报社专程来了一个记者,写下一段精彩绝伦的通讯,发了一个整版,题目就叫:《红星闪耀在太行山上》。

结果太行日报的报道一出,军里也坐不住了,给炮兵连年底记集体三等功,王珂再次荣立三等功。

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他冒雨坐车出了山,他与工兵连的班长就分了手,因为团部和师部不在一个方向。

王珂要从出山的地方搭乘汽车去定城,取上钱才能去师部。

可偏偏是出山的地方,并不通公共汽车。王珂背着挎包,顺着公路大步地向前走,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出不到十里路。按照这个走法,到达定城至少需要10个小时。

王珂摘下自己的军帽,挠了挠头。挎包里是那个千年的白龟,还有那枚刀币和那块深墨绿色的牌牌。

出发的时候王珂做了最充分的准备,他给自己背了一个军用水壶的开水,炊事班长周大光还用报纸给他包了4个馒头。

远处一辆满载石头的载重卡车驶过来,王珂站在路边,向载重卡车挥手拦车。

可是载重卡车按了一声喇叭,疾驶而过,并没有停车的意思。搞得王珂心里好不爽,不就是个开车的吗?有什么了不起。

王珂继续地向前走,一边走一边在想,我怎么样才能够把这些车拦下来?虽然出了山,但换位思考,这道路上冷不丁的有人拦车,如果我是司机,恐怕也不会轻易地停下来。

想了又想,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。

憋足了劲,自己闷头向前走。即使有载重卡车过来,也不敢轻易地再挥手拦车。

走啊走,脑海中突然闪出一个念头,这种办法也许行!

一阵隆隆的卡车声传来,后面又有一辆更大的红色重型载重卡车驶了过来。哈哈哈,里面竟然只有一个司机。

王珂信心百倍地站在路边,看着汽车还有几百米,就在司机看见他的时候,对着汽车,“啪”就是一个立正,然后举起手来,对着司机就是一个敬礼,而且手放在帽檐处停顿了一会,然后才缓缓地挥挥手。

“吱……”那个载重卡车司机显然没有想到,路边这位年轻的战士竟然给自己敬礼拦车,这也太另类了,结果想都没想,就刹车停了下来。

王珂双手抱拳,提到腰间。一阵小跑跑到司机驾驶楼的旁边立定,“啪”仰起头,对着司机又是一个军礼。

“师傅,可以捎我一段吗?”那个重型载重卡车竟然有五六米高。

那年轻司机向下俯视王珂,腰间扎着腰带,斜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挎包。上衣风纪扣,扣得严严实实。点点头,向驾驶室的另一侧呶呶嘴。

王珂一看,喜出望外。这招敬礼拦车,竟然一拦就停,绝招啊。

这辆挂着津门的载重卡车太高了,上副驾驶的门,竟然要爬上三级梯子,王珂爬上来拉开车门,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。对着旁边的年轻师傅点点头,“谢谢师傅,我到定城。”说着,把挎包放在双膝上,如同捧起一个宝贝。

那位年轻司机,穿着工装,戴着一个棒球帽。一直没说话,只是点点头,启动了汽车。

开了一会,那司机忽然张口,“你那包里鼓鼓囊囊装的啥?”声音清脆而婉转。

啊,这位司机竟然是个女的!?

最新小说: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