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:脱困(1 / 1)

指挥排断粮半个多月的消息风一般传遍师部,尤其是马上就要过年了,上上下下都很紧张。谁都知道,现在的师部农场断电、断水、断通讯,如果再加上这百年未遇的寒潮大雪和断粮、断煤,那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,尤其是团里报上来的消息,这二十多名同志生死未卜,师部决定,从工兵营抽调一辆履带式雪地车,全力配合救援。

吴湘豫知道这件事有些晚,她前前后后寄了二十多封信,一封回信都没有收到。现在知道了,她感觉到一阵阵惊悚!

之前她在心底骂了无数遍的“死王珂”,现在是否还活着?她不敢往下想!

她有个同乡,在司令部值班室当通讯员,没办法,只能求同乡,如果有消息,第一时间通知我。她给那个同乡的理由是,还有很多东西放在指挥排没取回来呢!

回到师部医院,吴湘豫就被抽到了师医院的宣传处,这里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文件,看到更多的报纸。她相信很多东西,未来王珂都可以用到,所以她专门做了一个剪贴本,把报纸上许多好的管理经验,好的带兵方法,好的技战术训练案例都精心地剪贴下来。

如今,这些东西还有用吗?人活着比什么都好。即使不能日日相见,能知道彼此安然无恙就好。战友之间结下的深厚情谊,不知不觉地在她心里生根、发芽。

奇迹还会出现吗?她期待着、祈祷着、恨不得自己能随着雪地车重返农场,亲手去把战友们都救出来。

和吴湘豫有着同样心情的是炮兵连的全体官兵,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是要求最强烈的一个。

“连长,我去指挥排送过给养,我熟悉路线,让我去吧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副连长鲁泽然更是焦急万分,“老田、老丁,我去带车,我一定设法把他们带出来。”

正常的人,如果有水的情况下,生命的极限可以达到十天,甚至更多,天降大雪,指挥排如果能节省着粮食,找到替代品,即使断粮半个多月,仍然存在着生存的希望。

副连长鲁泽然这样笃定,还因为指挥排有王珂,他坚信王珂必有办法,一定能活下来。

连队支委会紧急决定:副连长鲁泽然带车,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和卫生员于德本随师部支援的雪地车,连夜出发,共同去完成这一艰巨而极度困难的任务。

满满一车的粮食,包括一筐拿到手就能吃的馒头、咸菜、粉肠、白酒,还有就是各种蔬菜、副食品、油盐酱醋、煤、劈柴和治疗冻伤的药品和大衣。

到达师部农场的边沿,不到百公里的路,汽车走了一夜。

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来来回回找了半天,才找到农场通向外面的那条土路。指挥着雪地车立刻开上去,解放车在后面,小心翼翼地沿着新压出来的车辙印向前开。车轮上的防滑链并不靠谱,时不时仍然打滑、跑偏和陷住。

路两边原来是排水沟,现在被积雪堆满,如果陷进沟里,天王老子也帮不了你。

雪深、路失,走了两个多小时,才走出五六百米远。

白茫茫一片,根本看不到尽头。如果按照这个速度,天黑也到不了场部。

今天难得没有下雪,而且太阳真的升起来了,雪地里结了一层硬壳的积雪开始融化。这是好现象,也是麻烦事。因为湿滑的雪地更容易陷住。

鲁泽然副连长跳下车,着急地来回转。如果再拖到夜晚,和刚刚来的公路不一样嘛。公路上还有参照物,现在农场田野里光秃秃的啥也没有,怎么认路,必须要加快前进的速度。

一阵风刮过来,掀起他的大衣角。

有了,鲁泽然副连长脱下自己的大衣,摊开垫在前车轮下,车开上去果然很好。

“快,上车拿大衣。”

几十件大衣拿下来了,他和卫生员于德本,一件一件地铺在雪地车的车辙印上,一路向前延伸,车向前开过去,再把压过的大衣拽起来,再铺到前面去。虽然是个笨办法,却明显加快了速度。

等走到中午时分,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孤零零的农场场部。那里寂静无声,副连长鲁泽然闻言爬上车顶,手搭凉棚仔细地看了看,惊喜地叫道:“烟囱有烟。”

烟囱有烟,就说明人还活着。副连长鲁泽然跳下车,就和卫生员于德本,谭小庆三人拥在一起,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,这十几个小时的苦和累,值。

几个人信心大增,速度明显加快。奔着那冒烟的房屋,缓缓地前进。

又走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离指挥排不到五百米了,但车怎么也开不动了,原因是那几十件大衣已经拎不起来了,碾得稀烂、混着雪泥。

怎么办?脱棉衣!

副连长鲁泽然率先把自己的棉衣脱下来,垫在车轮下。

接着是卫生员于德本的棉衣、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的棉衣。

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,在车里不断地摁响汽车喇叭,在这冰天雪地里,仿佛一声一声地呼唤。

终于他看见了一个人走了出来,谁?无线班长黄忠河。

他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有汽车喇叭的声音,立刻跑出屋里一看,果然是一辆雪地车和一辆解放车。

“排长,排长,同志们,给养车来啦!”他兴奋地叫起来,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汽车跑来。

接着“忽啦”一声,指挥排二十多位战士全部跑出来,看到汽车便欢呼着跑来。

跑到跟前,才发现几个人全穿着一件单薄的绒衣,而棉衣全在车轮下,后面是两条长长的、深深的车辙印。

无线班长黄忠河赶紧脱下自己的棉衣,裹在副连长鲁泽然的身上。大家一拥而上,欢呼声和着眼泪一齐飞舞,大家在雪地上跺着、跳着,全然没有了冬天。

接下来,就容易了。指挥排战士们取来了麻绳,众人一起推的推,拉的拉,很快两辆车开到指挥排的门前。

胡志军排长集合全排,大步走上前,双脚一并,向鲁泽然副连长敬了一个礼。

“副连长同志,指挥排应到22人,实到22人,请你指示!指挥排长胡志军。”

“请稍息。”

“是!”

胡志军排长跑步归队,站在全排最前列。

“同志们!”

指挥排全体人员“刷”地立正,22双眼睛一齐注视着副连长鲁泽然。

副连长鲁泽然再也讲不下去了,接着他捂住口鼻,便呜咽起来。

活着就好,活着真好。

这时候,一阵香味从屋里飘出来,司机班副班长韩小庆使劲地耸耸鼻子,什么东西,这么香。

他的举动也让卫生员于德本拧过头去。

“报告副连长,请求出列。”电话班长向前跨了一步。

“出列。”副连长鲁泽然莫名其妙地看着他。

“我房间里的狗肉要糊了,我去端下来。”

战士们哄堂大笑。

什么狗肉?这时候,副连长鲁泽然也闻到了香味。

我们在家里担心死了,你们在这里竟然吃狗肉。

“解散!”

随着副连长鲁泽然一声令下,战士们一齐跑向屋里。

进到屋里,才发现,墙壁上挂的一串串麻雀、喜鹊、斑鸠和不知名的鸟肉;还有几条腌制的狗腿、野兔子和刺猬,而旁边的缸里,竟然养着不少的黄鳝和泥鳅,里面还有几个大王八。

掀开炉子上扣着的脸盆,里面炖的狗肉正“咕嘟咕嘟”地冒着泡。

“你们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嘛,有鱼有肉有野味,比我们在营房过得还滋润。”

“来,副连长你们辛苦了,每人先来一碗狗肉汤。说好了,就是盐不多,我们没有盐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胡志军排长带着两个兵,端着4碗狗肉汤走了进来。

接过狗肉汤,副连长鲁泽然才发现,炉子下边烧的劈柴。

“你们哪来的劈柴?”

“报告副连长,我们的煤早就没有了,这零下20多度,我们把后面仓库的破门窗都卸下来烧了取暖。”电话班长插话。

吃完肉汤,副连长鲁泽然仔细地端详起每个战士。不仅没有瘦,个个还满面红光。吃得这么好,能瘦吗?

“王珂,王珂,在哪里?”副连长鲁泽然问。

“王珂呢?把他喊来。”胡志军排长也在找,刚刚集合还在队列时,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一名战士跑出去,过了一会跑了回来。

“报告,王珂正在外面卸车呢。”

“对对对,我们光顾着说话,忘了卸车。那里面可有不少好东西,今天晚上会餐!”副连长鲁泽然大声的对同志们说。

“噢……”大家一齐向外跑去。

此时,王珂正扛着半片猪肉,往屋檐下吊。

“为什么不放在屋里?”卫生员于德本纳闷。

“这猪肉气味大,可以引来野狗,正好吊在这里,也可以防止老鼠咬。”王珂答道。

众人一齐上前,帮助把卸下来东西分类,放在小仓库里。

“王珂,你过来。”胡志军排长向王珂招招手,对着副连长鲁泽然说,“我们能坚持这么长时间,王珂是第一功臣。”

副连长鲁泽然笑意盈盈,“王珂,说说,你都干了什么?”

王珂腼腆地笑了,对副连长鲁泽然说:“也没有干啥,就是堆了几个雪人,不知道副连长能看出来不?”

副连长鲁泽然这才发现,远处的雪地里矗立着22尊雪人,个个神态迥异。

他走过去,端详了一下,立刻发现第一个就是排长胡志军,还真像,胸前还挂了一只望远镜。后面的人依次是几位班长,最后一位是王珂自己,竟然拿了一根棍子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打狗棍!晚上抓狗用的。”

最新小说: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